春光乍泄

只为生命

空气

bgm:yellowbaby——ウルトラタワー(是的求求你们去听听这首歌吧,真的超好听的)


 まふまふ打开家门,发现一串熟悉的钥匙正趟在玄关的鞋柜上,散乱的样子像是被人随意丢在柜子上的。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脱下皮鞋换成了家居鞋,他往室内走了几步,果不其然看见了そらる光着脚屈膝坐在真皮沙发上用勺子挖着半个大西瓜,那是前几天まふまふ买回了放进冰箱的.电视上正放送着假面超人的特摄片,冷气也开得充足.

まふまふ解开领带,认命般地跑到厨房去给そらる泡蜂蜜柚子茶.

“别忙活了,” そらる注意到他的动静,用脚尖碰了碰沙发下的玻璃杯,”我买了可乐.”

まふまふ顿了顿,套上垃圾袋后打开冰箱拿出空空如也的可乐瓶扔掉,”你真是越来越懒了啊, そらるさん,还有,不都跟你说过别喝那么多碳酸饮料了吗,牙会软掉的哦.”

没有听见那人的回答,他走到沙发边,看到早上出门时还肥实硕大的西瓜如今已经能看到中心的青白色果皮了,心中不免一阵肉疼,”你好歹吃慢点啊そらるさん,这可都是福泽谕吉啊.唉你也不切片,我好歹也想在这么热的天气尝到甘甜的西瓜啊.”

そらる闻言抬头,用不锈钢制的勺子勺了薄薄一片红沙递到まふまふ嘴边,“别说我不够意思。”

まふまふ低头将果肉一口吃掉,“嗯……还行,挺甜的。”接着他就看到そらる挖了一大块西瓜就往自己嘴里塞,结果整个脸都鼓起来了,甚至还有来不及下咽的汁水顺着嘴角留到了线条好看的脖颈上,留下一道蜿蜒发亮的水痕。

まふまふ喉头一动,扯了把纸巾用力地擦干了恋人的嘴巴。自然而然地坐到了そらる旁边,然后便看见そらる坐着也是自然而然地往下滑,且每次脑袋快要滑到坐垫时便如同睡醒了一般手脚并用地重新爬到沙发上坐好.

于是在そらる循环这般动作不知道多少回之后, まふまふ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把拉住他并把头按在了自己大腿上,“你还真的是软软啊。”一手掀开そらる长长的留海,从额头抚摸到发尾.

そらる动了两下,找到了一个相对舒服的部位枕着,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似乎对这样的顺毛舒服受用.

忽然, まふまふ摸到了一个小疙瘩,”唉?”他扣了扣.

”别动!” そらる一把打开了他的手.

“唉?等等,唉!!!” まふまふ像是发现了一间没锁门的大金库一样.

“什么呀,你那表情,真是够恶心的.”

“等等,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你……你长青春痘了耶!”

“啊?”

“什么呀,骗人的吧?明明そらるさん都是快三十岁的人了。”

“你这家伙不信我会打你是吧?你什么眼神,那分明是蚊子咬的。”

“不不不,那怎么看都是痘痘吧。这该不会意味着そらるさん就要迎来第二春了吧?!”

 そらる已经气到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一手狠狠地劈向了まふまふ的肩膀。

“啊——痛痛痛。”

まふまふ看到他的そらるさん扭过头不想理他,低下头偷笑了一下,于是扶着那人的肩膀将他转过来,凑到了他的耳边吹气。

 



“不过不管是多少个春天或夏天,我都愿意陪伴そらるさん度过。”

     





 终于考完试了有时间来更文啦!感觉我写的太拉脱了,想要改变一下文风呢。mafusora的粮真的是是太少了,我会好好加油的‼(•'╻'• )

【mafusora】昏

 小破车

 略意识流

勿代三

mafu刚打开门,一团黑影就扑到了他面前,用力地抱住了他.

    

 

 

mafu不紧不慢地用一只手关上了门,而另一只手扶上了soraru的背,soraru抬起头来去亲吻他的下唇。在呼吸与唾|液交换之间,mafu隐约尝到了一丝啤酒的麦芽香气,同时他心中也明了了soraru如此一样的原因。

 

 

 

猜猜,是在公司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还是网上的那些人又在胡说八道了呢?

 

 

 

每当soraru心情郁闷的时候都会变得异常主动,然后做出一些平日里他想都不敢想的事,mafu迷迷糊糊地想,这大概也带有着一种自暴自弃的意味吧。

 

 

 

算了,还是先哄好前辈吧。

 

 

 

这么想着,mafu将手伸进了soraru的衬衫里,宛如抚摸猫背一般由上至下地轻轻按揉,他还是比较喜欢恋人的肩胛骨,那两根呈三角形的骨头非常突出,但由于主人的皮肤很光滑所以又不会太咯手。Mafu感觉他似乎都摸到了soraru半透明的薄翼,那人绝对是可以像天使一样的展开翅膀的对吧?

 

 

 

再往上是他的反骨。一节一节的拱起曾让mafu怀疑soraru小时候是不是个十足的坏孩子。

 

 

 

他用舌尖近乎虔诚地舔着身前之人的锁骨,然后再到肚脐,soraru浑身都在颤抖,小肚子也因为他呼出的热气敏感得一缩一缩的。

 

 

 

“上||床上去吧。”

 

 

 

他们相拥着被地上杂七杂八的垃圾绊倒在床上,mafu随手扒开床单,盖在了他和soraru的身上。

 

 

 

而soraru只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片粘稠的闷热中,重重交织的喘|息之间,只有眼前人的胸膛和手指是冰凉的。

 

 

 

于是他抱紧了mafu,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块木板,被迫随着它在北冰洋冰凉的格陵兰海上浮浮沉沉;他又好像是站在悬崖的断壁上张开了双臂,千丝万缕的风从他指缝间流过。在东南亚的古老部落伴着点点鼓声进行诡秘的仪式,在青木原树海中与鬼魂拥抱;他在薄冰上行走,他在刀尖上起舞。

 

 

 

Soraru弓起了躯干,屈踡着脚趾,被迫拉开了身体。

 

 

 

那人撑起身拉开了他遮着眼睛的手,“我想看您流泪的样子,”于是捏着他的手腕去亲吻他绯红的眼角。

 

 

 

牛仔摩擦着棉料,弹簧床撞击木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滋|滋的水声,他压抑着的带着哭腔的喘|息将两人拖入了地狱。于是mafu红了眼,愈发凶狠地啃咬着他的脖颈,一下一下地仿佛要撞入他的灵魂。



顶风作案,撩完就跑。其实这整篇看下来,并没有什么不纯洁的字眼,所以不会被屏蔽的对吧对吧_(:зゝ∠)_

明天就要回老家了,拼死拼活肝完。
Kaito生日快乐(´▽`)ノ

性感的kaito,觉得衣服还可以再低胸一点( ´゚ω゚)
所以那只玫瑰到底画不画呢...

草稿吧,打算过几天涂彩铅

【论坛体】求助!突然发现自己对直男发小有好感了怎么办?

半架空现实向

没有文笔那种东西( ‘-ωก̀ )



0L  豹魂
如题,怎么办我现在有点恐慌QAQ

1L
前排前排

2L
沙发!

3L
好了好了,别抢楼了,好好看看楼主的问题呀

4L
3L小天使。那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等等,对发小有好感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没好感你们是怎么做朋友做倒现在的,难道从小怼到大?

5L
同好奇

6L
@豹魂   楼主出来解释下?

7L   豹魂
唉不是啦。不是那种平常意义上的有好感,就是......

8L
喜欢。

9L   豹魂
嗯...

10L
所以该贴应该叫“我喜欢上了直男发小怎么办?”哎呦楼主真是的,喜欢人家就直说嘛,害什么羞啊?

11L
楼主真可爱(●'◡'●)ノ

12L
可爱,想......
呸呸呸,喜欢就去告白啊,要是被拒绝了那就强X他啊,为了喜欢的人蹲几年牢算什么  #滑稽

13L   爸爸爱你
楼上你的问题大大的! 妹子是我们论坛的宝藏,别随便调戏人家啊魂淡!
不过同理解不了,既然是青梅竹马,那应该很了解彼此了呀,为什么不去告白呢?

14L
对呀,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15L
说起来,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楼主刻意强调了“直男”,为什么要加直男呢...

16L   豹魂
很好,15L,你get到问题的核心了。我和他他妈都是男的。

17L
......

18L
......

19L   爸爸爱你
好吧,我对我们这个全是基佬的论坛绝望了,呵呵

20L
不是伪娘就是gayQAQ

21L
真的没有小姐姐了吗QAQ
等等都有大屌萌妹了还要什么小姐姐

22L
够了你们,楼又是歪了。不如楼主详细说说吧你和你发小的故事。

23L   豹魂
嗯......好

24L   豹魂
我和他初次见面是在南淮的古城墙那边,那是南淮的老街了,我和他还有另外几个朋友以前都住那边。当时我刚从家乡搬到南淮,正好看见他在被几个小孩欺负(当然这是因为他自己也经常揍那几个人),我本来只是想偷偷跑去叫巡逻的街警的,但那时我看到他正好往我这边瞄过来,当时可能是觉得自己被他小瞧了,不像个男子汉或者什么的缘故,反正头脑一热就冲上去了。

幸好当时的巡警被我的吼声吸引过来了,那帮小孩就全跑了。

然后他从水泥地上爬了起来,毫不在意地抹了一把沾了血的脸,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了。但他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回头看我(大概是疑惑我干嘛还不跑),可是当时我以为他是在问我名字,就介绍了自己。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好蠢......


25L
这相遇,英雄救美啊

26L   豹魂
其实我那不算救了他,而且他长的也不美......

27L
欸楼主难道不是下唐人吗

28L   豹魂
不是,我是北陆草原那边的少数民族,因为阿爸工作的原因所以要到南方来读书

29L   豹魂
我朋友们叫我去吃饭了,晚上再继续说吧

28L
等你

(我×壹枝日和)守护灵

第二发!!!

百合无限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守护灵哦。

 

但是,如果本人不相信灵的存在。或是因为别的什么诱惑而失去了本我的话守护灵的力量也会消失殆尽的。

 

不过……

 

也会有某些顽固的灵怎样都不肯离去呢。

 

就是死都要保护那个人呢。

 

 

 

滴答,滴答

 

壹枝日和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稿纸被压折出了一道痕。原子笔也随意地摆放在书桌上。

 

滴答,滴答

 

秒针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好像炸弹爆炸的倒计时。

 

违和感。强烈的违和感。

 

“日和,下来吃饭了!”

 

一个声音把他从蓝房子里拉了出来。

 

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声音隐隐约约从楼梯下传来。

 

“孩子他爸,日和最近好像有点奇怪呀。郁郁寡欢的,你说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担心什么?孩子他妈,咱们家日和从小就是个很有福气的孩子呢。”

 

“也是啊。日和六岁那年在大山里失踪了整整三天,没想到最后自己好好的回来了呢。”

 

“是啊,嘴里还说着什么,一玩起来就忘记了时间了。”

 

 

 

“夜斗!夜斗你能看到的吧,对吧,我的守护灵。”

 

“普通人这一辈子都不能知晓自己守护灵的信息。”

 

“求求你了,夜斗,哪怕告诉我他的一点信息也好。”

 

 

……

 

夜斗沉默着,幽幽的看了日和一眼

 

“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壹枝日和愣在了原地

 

 

 

她突然想起他六岁那年。

 

大雨滂沱的森林里浑浊的诡水在急速地流淌。

 

挑着灯的女人静静地站立着,她精致的和服似乎没有被雨水沾湿。模糊的密合色衬着她的骨瓷一般白净的颈子。

 

 

“吾名草野。”

 

 

她勾起了嘴唇,露出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的笑容。

 

“你可不要忘了啊。”

 

如果是非常重要的人,那么又怎么会真正的将他遗忘呢?你怎么会狠下心把他遗忘呢?

 

 

 

对吧?

 

 

日和。

 

 

无题

那个自称来自东陆的男人沉默地喝着酒.


牧羊人偷偷地打量着他.


这个男人是他前些日子在天拓海峡的岸上发现的,他灰白的头发如同枯草一样,和胡子缠在了一起,脸上布满了丑陋的皱纹,但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眼睛,那是一种极为纯粹的黑,自带一股狠劲.这样的眼睛牧羊人只在瀚州北方的夸父身上见过.


这个男人身上没有寻常东陆人的刻板和精明,他嗜酒,千杯不醉.


牧羊人觉得稀奇,便随口问了他的来旨.


男人答:”我来看看他的故乡.我想见识一下他口中那可以纵马奔跑三天三夜也不到尽头的草原.”


再问”他”是谁.


“他呀……”男人纯黑的眸子突然亮起了光,就好像烧着了一样。


“故人。”


【野尘】南乡子

初中时写的文果然还是......羞耻啊,打字的时候一度想要删掉......

反正就很崩啊

 

 

 

姬野十六岁那年便出了南淮城,游历四方.二十五那年,他又回了这座水城,只因对故乡和那人的思念.

 

“这次回来停留多久啊?”阿苏勒坐在船舫的窗口回过头来看姬野.

 

窗外,深灰色的烟雨朦胧开来与树上的黄梅混成了一片模糊的色彩.

 

“不走了.看了那么多风景到头来还是觉得南淮的雨最好看.”姬野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的笑.

 

阿苏勒往旁边的红泥小炉里填了点炭块,”你从小就和我们不一样,老想着要出去看一看,我早就明白了,风总想带走点什么,谁都留不住.”

 

姬野托着腮”要不,阿苏勒,我带你走吧.你不想回你的故乡看看嘛?”

 

“呵”坐在对面的青年发出了一声清亮的冷笑.

 

“青阳?算了吧,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青阳世子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了,豹子的血脉早就断了,而我只不过是一个被放逐的废人罢了.”

 

姬野眨眨眼,伸手抱住了吕归尘,将头抵在了怀中人的颈窝上,不出意料地感受到了他细微,”阿苏勒还是那么爱逞强啊……一副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样子真是烦人啊。”

 

“这些事我并不在意.”

 

“以后谁再说你是废人告诉我,我去打断他的腿!”

 

 

 

……

 

 

 

“让我带你走吧”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整个天空都暗沉下来了,只有微不可查的灯光顺着雨水流进了阴暗的船舱里,照亮了弱冠少年比木百合还要浅一个色度的眸子,照亮了绵延沉淀在整个水舱中,年少轻狂时无处安放的懵懂暗恋以及那些未曾说出口的话。

 

姬野忽的就记起来十七岁那年漫天烟火下,那人眉眼带笑对他说的话。

 

细微的声音被花火爆裂的噗呲声盖过了。

 

但是,姬野还记得。

 

那是“一直在一起吧,姬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