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odera

不介绍,比较酷

【野尘】南乡子

初中时写的文果然还是......羞耻啊,打字的时候一度想要删掉......

反正就很崩啊

 

 

 

姬野十六岁那年便出了南淮城,游历四方.二十五那年,他又回了这座水城,只因对故乡和那人的思念.

 

“这次回来停留多久啊?”阿苏勒坐在船舫的窗口回过头来看姬野.

 

窗外,深灰色的烟雨朦胧开来与树上的黄梅混成了一片模糊的色彩.

 

“不走了.看了那么多风景到头来还是觉得南淮的雨最好看.”姬野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的笑.

 

阿苏勒往旁边的红泥小炉里填了点炭块,”你从小就和我们不一样,老想着要出去看一看,我早就明白了,风总想带走点什么,谁都留不住.”

 

姬野托着腮”要不,阿苏勒,我带你走吧.你不想回你的故乡看看嘛?”

 

“呵”坐在对面的青年发出了一声清亮的冷笑.

 

“青阳?算了吧,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青阳世子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了,豹子的血脉早就断了,而我只不过是一个被放逐的废人罢了.”

 

姬野眨眨眼,伸手抱住了吕归尘,将头抵在了怀中人的颈窝上,不出意料地感受到了他细微,”阿苏勒还是那么爱逞强啊……一副什么事情都无所谓的样子真是烦人啊。”

 

“这些事我并不在意.”

 

“以后谁再说你是废人告诉我,我去打断他的腿!”

 

 

 

……

 

 

 

“让我带你走吧”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整个天空都暗沉下来了,只有微不可查的灯光顺着雨水流进了阴暗的船舱里,照亮了弱冠少年比木百合还要浅一个色度的眸子,照亮了绵延沉淀在整个水舱中,年少轻狂时无处安放的懵懂暗恋以及那些未曾说出口的话。

 

姬野忽的就记起来十七岁那年漫天烟火下,那人眉眼带笑对他说的话。

 

细微的声音被花火爆裂的噗呲声盖过了。

 

但是,姬野还记得。

 

那是“一直在一起吧,姬野。”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