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odera

不介绍,比较酷

无题

那个自称来自东陆的男人沉默地喝着酒.


牧羊人偷偷地打量着他.


这个男人是他前些日子在天拓海峡的岸上发现的,他灰白的头发如同枯草一样,和胡子缠在了一起,脸上布满了丑陋的皱纹,但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眼睛,那是一种极为纯粹的黑,自带一股狠劲.这样的眼睛牧羊人只在瀚州北方的夸父身上见过.


这个男人身上没有寻常东陆人的刻板和精明,他嗜酒,千杯不醉.


牧羊人觉得稀奇,便随口问了他的来旨.


男人答:”我来看看他的故乡.我想见识一下他口中那可以纵马奔跑三天三夜也不到尽头的草原.”


再问”他”是谁.


“他呀……”男人纯黑的眸子突然亮起了光,就好像烧着了一样。


“故人。”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