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odera

不介绍,比较酷

【mafusora】昏

 小破车

 略意识流

勿代三

mafu刚打开门,一团黑影就扑到了他面前,用力地抱住了他.

    

 

 

mafu不紧不慢地用一只手关上了门,而另一只手扶上了soraru的背,soraru抬起头来去亲吻他的下唇。在呼吸与唾|液交换之间,mafu隐约尝到了一丝啤酒的麦芽香气,同时他心中也明了了soraru如此一样的原因。

 

 

 

猜猜,是在公司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还是网上的那些人又在胡说八道了呢?

 

 

 

每当soraru心情郁闷的时候都会变得异常主动,然后做出一些平日里他想都不敢想的事,mafu迷迷糊糊地想,这大概也带有着一种自暴自弃的意味吧。

 

 

 

算了,还是先哄好前辈吧。

 

 

 

这么想着,mafu将手伸进了soraru的衬衫里,宛如抚摸猫背一般由上至下地轻轻按揉,他还是比较喜欢恋人的肩胛骨,那两根呈三角形的骨头非常突出,但由于主人的皮肤很光滑所以又不会太咯手。Mafu感觉他似乎都摸到了soraru半透明的薄翼,那人绝对是可以像天使一样的展开翅膀的对吧?

 

 

 

再往上是他的反骨。一节一节的拱起曾让mafu怀疑soraru小时候是不是个十足的坏孩子。

 

 

 

他用舌尖近乎虔诚地舔着身前之人的锁骨,然后再到肚脐,soraru浑身都在颤抖,小肚子也因为他呼出的热气敏感得一缩一缩的。

 

 

 

“上||床上去吧。”

 

 

 

他们相拥着被地上杂七杂八的垃圾绊倒在床上,mafu随手扒开床单,盖在了他和soraru的身上。

 

 

 

而soraru只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片粘稠的闷热中,重重交织的喘|息之间,只有眼前人的胸膛和手指是冰凉的。

 

 

 

于是他抱紧了mafu,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块木板,被迫随着它在北冰洋冰凉的格陵兰海上浮浮沉沉;他又好像是站在悬崖的断壁上张开了双臂,千丝万缕的风从他指缝间流过。在东南亚的古老部落伴着点点鼓声进行诡秘的仪式,在青木原树海中与鬼魂拥抱;他在薄冰上行走,他在刀尖上起舞。

 

 

 

Soraru弓起了躯干,屈踡着脚趾,被迫拉开了身体。

 

 

 

那人撑起身拉开了他遮着眼睛的手,“我想看您流泪的样子,”于是捏着他的手腕去亲吻他绯红的眼角。

 

 

 

牛仔摩擦着棉料,弹簧床撞击木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滋|滋的水声,他压抑着的带着哭腔的喘|息将两人拖入了地狱。于是mafu红了眼,愈发凶狠地啃咬着他的脖颈,一下一下地仿佛要撞入他的灵魂。



顶风作案,撩完就跑。其实这整篇看下来,并没有什么不纯洁的字眼,所以不会被屏蔽的对吧对吧_(:зゝ∠)_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