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odera

不介绍,比较酷

【mafunerusora】曖昧劣情LOVER ①

○nerusora←mafu

○有胃疼剧情。请不要问我这cp是怎么回事哦。

○请勿上升真人




不爽,非常地不爽。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情绪。

 

深秋就要入冬的季节,我和要好的几个朋友在东京街头的一间居酒屋里开了个小型聚会,因为大家最近都为了各自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的缘故,今天也算的上是难得可以放松的时光。但是,唯一不好的是, soraru那家伙把neru也给叫来了。

 

自嘲般地安慰自己今天不是主场时间,看到他们两个默契的样子却还是控制不住糟糕的情绪。Neru和soraru之间倒是坐了好几个人,只不过时不时的对视让他们像是没有距离似得,仿佛全身心都黏在对方身上似的,真让人看了火大。

 

没错,我,mafumafu这家伙喜欢soraru。

 

 

Soraru今天根本没有看我,真是大灾难啊。

 

 

这么想着,只能无精打采地啃着聊胜于无的小芋头,啤酒续了一杯又一杯。真是的,连魔芋都没有还能叫居酒屋吗?被酒精麻痹了的大脑有些混沌,太阳穴在隐隐发痛,我拿出便携式电脑,要故意扫他们兴一般说到:“啊,难得大家那么开心,我来作一首曲子吧。”

 

众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在我身上,soraru也略带担忧地望向我。心中隐隐有些愉悦,像是小孩子恶作剧成功了一样,于是起身,“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了吧,大魔法师我突然想到还有黑暗精灵没消灭就先行离开了,你们别太在意我,继续继续。”

 

赶快给我结束才好。

 

我落荒而逃一般走向玄关。重新穿上大衣,正欲离开时,却听见后面传来一声“等等”。

 

Soraru走过来,站到我面前十分自然地抬起手整理我的围巾,“多大人了,衣服还穿不好。”

 

“soraru桑才没资格说我吧,明明自己还穿反过裤子。”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无奈般地低声笑了笑,他又开始整理起我的衣领。

 

现在这个姿势,他刚好可以半抱住我,头发也蹭着我的下巴,十分的痒,我有些恍惚。是啊,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呢?与他有关的记忆却如同录影带一般存进了我的脑子,清晰得很。我又喜欢他多少年了呢?记不起来了。算了,这种事情随便怎么样都好。

 

我低下头,刚好可以看到他可爱的发旋和微微颤动的眼睫毛,心里不可抑制地升起要去亲吻他的冲动。

 

……

 

“好了。”soraru向后退开一大步,刚好错开我的动作。昏黄的灯光下,他面上带着柔和的笑意。真是难得的温柔啊。

 

“哦……”我有些尴尬地抬起头,眼神飘向右方,neru正和其他唱见聊得高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而soraru站在我面前靠门的位置,刚好被凸出的墙壁挡住。“那我走了?”

 

“那个,明明是我邀请mafu你来的,却没顾得上你,真是抱歉啊。”soraru低下头看着地板。

 

好可爱……

 

“并不需要介意。”

 

“作为补偿,下次能请你吃饭吗?就我们两个人。”

 

“唉!真的吗?那我可是会毫不留情地大吃一顿的。”

 

“下周五晚上,行吗?”

 

“soraru桑真是温柔呢,那就这样说定了。”

 

 

 

一旦确定了一起吃饭的事,我心里就充满了冒着粉色泡泡的期待。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做什么事情都带上了十足的动力,就算是平时繁忙的行程也变得略微有趣起来。果然啊,人一旦有了念头,什么都可以做到。

 

但精力太过集中的缺点就是感觉时间过得太慢。歌已经写好了,一周的工作在周三就已经超额完成,我打算玩马里奥放松一下,却控制不住自己不时回头看电子钟。

 

10:39

 

 

12:05

 

 

15:30

 

 

16:36

 

 

16:40

 

啊,怎么天还没黑啊……说起来今天的晚饭吃什么呢,咖喱饭已经稍微有点吃腻了,要不就鳗鱼盖饭吧,但明太子盖浇饭好像也不错,啊……今天的汉堡肉套餐有优惠啊。

 

 

“君が知らないいつかの僕になりたくて      僕が忘れたあの日の君に会ったんだ”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了我一大跳。

 

谁啊这是……唉?“もしもし,soraru桑?”

 

“嗯,是我,”他的声音像是被被子闷着,显得有些低落。“那个,mafu,事出突然实在很抱歉,但周五的约会能取消吗?”

 

嗯?什么呀?

 

喂,给我等一下,答应别人的事情怎么还能那么轻松地反悔!这句话咽在喉咙里没有说出口,不,该说是幸好忍住了。

 

我深呼吸几下,勉强控制住住了情绪,“可以冒昧地问一下……”声音有点颤抖,应该不会被他发觉吧?“是有什么事吗?”

 

“嗯,最近不是又爆发流感了吗?这次我也不幸地中招了。”

 

“唉?这样啊。”听着手机里那人略带抱怨的吐槽,我稍微放松一点,但是心情还是很低落。

 

“嗯,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很抱歉不能把流感传染给你啦,”那一头传来两声咳嗽声,“下周五我要是好一点了就来喝酒吧。”

 

“什么呀,我才不要不幸地被感染上呢!那就下周见啦,这之前请务必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啦,那再见?”

 

“嗯,拜拜。”

 

一如既往地等待对方先挂电话,直到听见熟悉的滴——滴——的电流声。我放下微烫的手机,看向窗外,落日的余晖将单调的房间染成了金红色,我说不出什么话来,感觉心里堵堵的。

 

 

 

TBC


评论(1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