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odera

不介绍,比较酷

【mafusora】别走

是糖



“滴答滴答”

まふまふ猛地惊醒过来,睁眼看见的是冷色调的房间,一片寂默中只有时针转动的声音。他下意识地伸手往旁边一捞,果不其然,只有冰冷的被褥。

そらる还没回来啊……

他像往常一样下床,两只脚踩在凉到吓人的瓷砖上,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地毯去哪了……对了,好像之前そらるさん说是拿去干洗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了?还没拿回来吗。

まふまふ披上外套,开门走出去,客厅里没有一丝人气,厨房的水槽里还堆着三天前的用餐的碗筷,当时まふまふ把他们搬进来,结果用海绵搓出点泡泡后便不想洗了,现在他凝视了那堆东西一会儿,放弃般地又向里面挤了一坨洗洁精。然后他自己煮了一壶咖啡,喝了一口觉得方糖放多了,甜到发腻,没有そらる平时泡得好喝,想要倒掉又觉得浪费,最后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完了。

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他打开门想去找点东西吃,没有翻冰箱,因为他知道那里面的最后一包吐司已在昨天过期。

有哪里不对,是因为缺了一个人。

そらる在三天前晚上他们的一次的争吵后夺门而出,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说起这事的起源,那确实还得怪まふ。

这几天まふまふ一直全身心扑在专辑的创作上,忙得焦头烂额的,每天睡觉的时间少得可怜,脸上都起了两个大黑眼圈。そらる知道他的苦恼,便主动承包下了本该由两人共同分担的家务事。

那天傍晚まふまふ在电脑前编曲,这时候手机闹钟响了,他以为是そらる的便没有去在意,结果そらる也没有去关,闹铃就这样叮叮当当地吵个不停,把まふ脑中原本有了点轮廓的调子搅成了浆糊,他再努力去回想,结果还是留不住那几个美妙的音符。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一把摔掉手中的鼠标,大声吼道:“——烦死了!你就不能去把它关了吗!”

“啊……”坐在想事情的そらる愣了一下,好脾气地没有和他计较,走下床去拿手机。“你的。”他关掉闹铃,举着手机向まふ示意。

“哦。”まふ感觉到一股气堵在腹腔里,他深呼吸几下也没能排解掉那强烈的焦躁,只能沉着声调作出回应。

そらる“唉”了一声,まふまふ没有去理会。

大概过了十分钟,そらる将他的手机放在电脑桌上,“你和女孩子聊的挺欢的嘛。”まふまふ扫了一眼手机屏幕,那上面亮着他的Line对话界面,对方是他在外面录音时结交的朋友。挺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活泼多话有很能拿捏分寸,也很懂音乐,即使是まふまふ这样的前交流障碍患者有时也会情不自禁地和她聊一个下午。

但是,まふまふ自认对她绝无恋爱之情,两人只是单纯聊得来的朋友。而そらる一向独占欲很强,横吃飞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倒也不是真怀疑まふ会做出出轨这种行径,这只是そらる别扭的表达爱意的方式,就像一只需要主人顺毛的猫咪,用まふ的话来说就是,そらるさん又傲娇了。

但是まふまふ今天实在太累了,他抬头看见そらる皱起的眉头,突然就失去了说话的力气。他甚至有点不明白为什么そらる老是怀疑他,自己在他心里就是这样一个不可靠的人吗?

“关你什么事?”

“啊?”

看着そらる惊讶的表情,他停顿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和什么人聊天是我的个人自由吧?比起这个,そらるさん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看我的手机,这是在侵犯我的隐私吧?太恶劣了!”

そらる就这样维持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看了一会,片刻后“啪”地一声甩上门,出去了。只剩まふまふ一个人在房间里烦躁地抓着头发,他知道自己这个脾气发得毫无理由.

 

结果到了晚上そらる喊他吃饭他也没有出去,直等到差不多9点他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才慢悠悠地挪到饭桌, そらる已经吃完了,桌子上还有的残羹剩饭,只是汤还有不少,汤里的料还挺多的,只是都是些まふ不认识的东西.

他端起碗喝了一口,强烈的奇怪的味道冲上鼻腔。料理唯一能吸引そらる的地方只有研发各种新菜品,原先まふ还会勉强自己吃下那些看起来就很不妙的黑暗物质,现在他都直接叫外卖了,而そらる则会因为舍不得浪费而一个人默默清盘。

这又是什么鬼东西?まふまふ摔下勺子,“你明知道我就要live了,就不能不整出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吗?”声音之大,吓得正在玩手机的そらる浑身一颤。

他从沙发上起身,看都没看まふ一眼便摔门而去。

まふまふ努力抑制住内心深处担忧。反正他什么也没带,很快就会回来了吧,这么想着,他吃完晚饭便洗澡睡下了。连一个电话也没播出去。

然而这莫名其妙的自信,在第二天早上他发现そらる彻夜未归的时候,一下子被彻底击溃了.

 

“滴答滴答”

まふまふ惊醒,入眼的依旧是深蓝色的天花板,他坐起身,思绪从一片混沌中抽离出来。

他想起そらる不在的第一天,他一开始是处于惶惶不安的情况,他想打电话给そらる,结果一拿起手机就发现没电了。等到用非原装充电器充好电,他已经冷静了下来,某种不想丢面子的想法占据了上风。

再怎么说そらるさん也是一个成年男子,又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算他在外面过了一晚,今天也是时候要回来了,毕竟他身上又没有带现金。况且一开始偷看他手机和做难吃东西的明明是他嘛……

虽然是怎么想,まふまふ还是在家呆了一整天。

他并没有等到そらるさん。

——

现在まふまふ揉了揉一头乱毛,拿起手机点开line的对话界面,过往消息还保留着。

 

【我还是没有そらるさん的消息,他还没有回来吗】

 

【没……】

 

【要不你再问问别人?】

 

【认识的人我都问过了,包括一些我不是很熟的そらる的朋友】

 

【……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要不还是报警吧】

 

【他倒是每天都有发动态,只是把我屏蔽了,我用别人的号评论问他去哪儿了,他也是一律拉黑……】

 

【怎么办啊……我找不到他了】

 

【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现在每天只发一个单纯的。了】

 

【我不该对他发那么大脾气的】

 

依旧没有新消息。

まふまふ仰面倒在床上,用手捂住脸,感受到手指缝间透出了一点湿意。

什么呀……哭了吗。太没出息了吧,难怪そらるさん会离开你,连道歉都没有勇气说出口。什么呀……

肩膀抽动着不知道哭了多久。

 

“滴答滴答”

睁开眼睛。今天是そらる离开的第几天了?第五天?还是第六天?

阳光异常地刺眼,令人无法忍受。

そらるさん走的第二天,他刚从外面回来就发现家里そらる的东西都被清走了,是一些日常的洗漱用品和衣服。他后悔得要死,要是没出去这一趟说不定就能刚好撞上そらる了。

­——

まふまふ点开Line,一条新消息。

 

【你是要找そらるさん吗?】

【其实……他现在寄住在我这里。本来他是不让我说的,甚至用绝交来威胁我,但看你真的很着急……你也知道他就是那种口嫌体正直的生物,我也希望你们能少遭点罪,看着我都难受。既然你说后悔了那就和他好好聊聊。】

 

 

他还记得这是そらる的一个要好的朋友,他下发了他家的地址。

 

【对了,我现在在外面出差,备用钥匙在そらるさん那里,不能再帮你了,实在不好意思哈。】

 

【谢了。】

 

まふまふ飞快地穿好衣服,朝着短信上的地址奔去。

 

……

 

在第十一次按门铃无果后まふまふ终于确信そらる是出去了,他在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不舒服。

心跳得太快了。

想见他。

想要立刻就见到他。

想早点见到他,哪怕是一分一秒也好,于是他又下到楼梯口。半小时后,又走到了そらる家门前的那条马路边。

 

时间飞逝,天空都被染上了深红。烟抽了一支又一支,终于,まふまふ在黄昏晦暗的光线中见到了那个熟悉的,摇摇晃晃的身影。

他嘴唇止不住地颤抖。

那人看了靠在墙壁上的他一眼,想要径直走过。

不料被人一把抱住,そらる慌乱地想要挣扎,却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多了点凉意,熟悉的声音传入耳内,“别走”。

 まふまふ哭了。他花了好半天才消化这个消息。

“对不起。我错了,我觉得我不能离开你。”

他一时愣着不知道说什么。

转头看着まふまふ狼狈的面容,一时间话语都被堵在了喉咙里,于是他伸了伸手指,“上去说吧。”说了这么句意义不明的话。

まふまふ放开そらる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そらる没跟上来,回头一看,发现他脚步虚浮,一瘸一瘸的。

“扭到脚了吗?”

“嗯……”

“那能上楼梯吗?”

“不能…..” 他低下头。

“这样啊……”まふまふ忽的想发笑,怕被そらる发现又立刻低下脑袋。“那上来吧。”他蹲下身子。

そらる一声不吭地趴在他的身上,动作乖巧得让他想要流泪。

 

他把そらる放在客卧的床上,自己回头去找医药箱.

轻车熟路地提高裤脚,拿出活络油和棉签,温柔地将那细瘦的脚踝捧在手里,“之前自己有涂药吗?”

そらる不语,他看着まふまふ的动作,眼中闪着复杂不明的情绪。“之前我跑出去的时候,太急了,从家门口的楼梯上踏空滚了下去。”

“诶……”まふまふ抬起头直视那人。

“脚踝扭到了,疼死了,”そらる别开头,语气中带着微微的颤抖,“我在下面等了你好久,等不到你。”

“那晚的风好大…..好冷,我身上只穿了一条毛衣。“

“缩在角落里……“

“好冷。”

“そらるさん”看着那人通红的眼眶, まふまふ放下那截脚,站起身来拢住他失而复得的恋人,“对不起……抱歉我没顾好你,我不该冲你发火的。我不该任你离家出走的。我毕竟太年轻,很多事都考虑不周全,以后我要是再做出这种事,你就直接骂我,打我都好。”

そらる慢慢地向前将头靠在まふ的肩膀上,半响,传出半句闷闷的声音“才不原谅你。”

まふまふ僵住,只能维持着这个姿势让そらる枕着肩膀。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他都快以为そらる睡着了,只能小声道,“そらる……我……保持这个姿势好辛苦。”

そらる看了他一眼,伸手一拉,两人便一齐倒在床上。まふまふ伏在下面的人的胸口上,闻着满面扑来的独属于そらる的味道,顿时感觉更不好了。

可惜他的そらる累了一天,已经没精力去管他的小男朋友躁动不安的心灵了,他紧紧抱着他,陷入六天来第一次安稳的睡眠。

评论(4)

热度(62)